真新鲜!给柳树打针“避孕” 啥名堂?治漫天飞絮新招

2018-06-06 09:06:06来源:江南晚报

技术人员在调配注射剂。

已完成“避孕”试验的柳树。

“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飞时花满城。”柳树是城市河道绿化的重要品种,杨柳依依也是很多人相机中的美景。每年四五月是飞絮的暴发期,漫天飞舞的柳絮虽然看起来很美,却总是因引发市民过敏、咳嗽而受到“投诉”。昨从市绿化管理中心获悉,经专家“把脉问诊”,无锡首次试用“打针”方式让雌柳树减少开花,这些打过针的柳树明年有望减少飞絮。

昨天上午,记者来到运河西路和梁溪路交汇处,只见沿河一侧的柳树身上“扎”着蓝色小瓶,有的三个,有的五个。一名绿化技术人员测量柳树的胸径后,用一种名为“飞絮一插净”的药物与水按比例混合,并注射进一个蓝色小瓶。随后,技术人员用电钻在距离地面1.2米高的树干位置,钻了三个约5厘米深的小孔,再用注射机将配制好的药物缓缓注入树干。这一“针”打下去,柳树就相当于接受了避孕手术,大概一周左右,柳树就能将药剂完全吸收。

首批开展“输液避孕”试验的是运河西路梁溪大桥沿河一侧的43棵柳树,这里的树龄普遍在20岁左右,均是规格较大的柳树。市绿化管理中心主任徐勤明介绍,柳絮是柳树的种子,通过飞絮完成播种繁育行为。“柳树也分雌雄,雄树只会开花不会结果,因此不会有飞絮;只有雌树花落了后,正式进入结果、飞絮的阶段,才会飘出一朵朵白色绒毛。”这次试验的针剂相当于“避孕药”,注射至柳树体内后,会随着蒸腾作用扩散到树冠等各部位,使原本分化为花芽的组织分化为叶芽,第二年这株柳树就不开花或少开花,便不会产生大量飞絮。

徐勤明解释,注射剂其实是一种氨基酸+植物生长调节剂的复配液,唯一的影响就是第二年柳树发芽的时间可能推迟一周,柳树的花芽转变为叶芽,并不会对树木正常生长造成影响。而且注射剂将柳树生殖所消耗的营养转化至生长上,也就是让柳树从专注“生殖”到专注“生长”,不仅无损柳树自然生长,反而使其更为枝繁叶茂。药剂无毒,又是直接注入树干,不会对空气造成污染。

“这次‘抑花’行动已基本结束,效果如何,要到明年才能看得出来。”徐勤明介绍,根据杭州、上海等城市试点一年的效果来看,“打针”后的杨柳树飞絮量减少50%-90%,花变叶在90%以上。接下来,绿化部门将跟踪试验效果,如果控絮试验效果好,今后将在无锡道路绿地、重点景区推广使用这种“植物生长调节剂”抑制法。

无锡飞絮地图

飞絮是植物种子传播和繁衍的一种自然进化方式,具有明显的季节性和周期性。市绿化管理中心工程师李杰介绍,锡城飞絮一般从4月开始,要持续到5月中旬,主要来自意大利杨树、柳树和法国梧桐。杨树属于高大乔木,一般作为背景林、防护林存在,集中在太湖大道、盛岸路、兴昌路、青祁路等路段,目前市管绿地杨树有7000株左右。柳树大多种植在运河东路、运河西路、鸿桥路等十余条道路以及环蠡湖景区河旁。目前市管绿地共3000株柳树,基本种植在沿河地段,点缀提升景观效果。

法国梧桐主要集中在石门路、通惠西路、锡沙路、梁清路、梁溪大桥等路段。

从飞絮时间来看,梧桐最早,它们的飞絮严格分的话有两种:一种是白色的,看起来像絮,但实际上是吃梧桐的害虫留下的分泌物,它飘不远; 还有一种是梧桐棕黄色的果毛,也就是“正宗”的梧桐絮,会四处乱飞。一般来说,一棵20米高的杨树,在微风下,飘絮的范围相当于一个足球场。到了4月中旬,飞得最多的就是柳絮,白色绒毛,风一吹就像下雪一样。等到4月下旬,和柳絮很像的杨絮,也会一片片飘起来。

“打针避孕法”并非一劳永逸

徐勤明介绍,本次注射的药是科研机构研发的一种化学防治柳树飞絮的生长调节剂,用于刺激园林植物,使其尽量减少开花或不开花,通过抑制花芽分化来减少每年柳树飘絮。据测算,要在柳树飘絮结束后的25-60天使用。无锡柳树飞絮集中在4月,5月下旬到6月初为药物作用最佳时期,其他任何时段无效。

其实,每一个植物都有自己的生长规律,开花传粉也是自身规律,所以尽管柳树“吃”了“避孕药”,但也不会完全“绝育”,抑制飞絮的方法只能是减少。此前,上海松江区园林绿化管理中心先后对思贤公园、中央公园、市民广场的近800株柳树陆续施针,经观察比对,发现有效抑制90%以上的飞絮,曾经柳絮铺满水面的现象一去不复返。相比于其他城市使用的高位嫁接、花序脱落、高压喷药等方法,或见效缓慢,或污染环境,“打针避孕”给飞絮治理带来了新希望。

不过,打这种“避孕针”并不是打一次就一劳永逸了。如果有效的话需要年年打,当年打的,能确保柳树第二年不飘或少飘毛絮。每棵树木所需要药物的剂量也有差别,用药量要根据树木胸径大小计算。通常按照树径每5厘米需打一支“避孕针”,比方说一棵胸径是30厘米的柳树,就要打6针,所以每棵柳树身上的“针剂”数量不同。如果市民在看到路边柳树身上这样的小瓶子,不要轻易拿掉,等其药剂自然吸收后,由绿化部门统一拆除,而注射时在树干上钻洞的痕迹,半年内就能“愈合”。

未来尝试引种无絮柳树“治本”

飞絮年年如期而至,该如何科学治理也是园林专家头疼的事。为治理满城飞絮,绿化部门做过调研,向外地城市取经。李杰介绍,对于杨絮,由于杨树属于高大乔木、生长速度快,目前的主要防治办法是减少杨树的种植比例。近三年来,无锡市管绿地共淘汰了6000棵意杨,如今太湖大道、盛岸路、青祁路种植的杨树被移走不少,大片保留完整的杨树林已不多见。经逐年淘汰,目前杨树在市管绿地行道树中占比不到3%,远远低于周边城市。

法国梧桐在无锡种植数量较少,除了石门路、通惠西路、梁溪大桥,基本是零星种植,在三大飞絮中影响最小。对于法国梧桐,绿化部门在修剪中注重除果球、避开人群聚集区种法梧等方式,减少法梧“毛毛雨”对市民的影响。现在石门路、通惠西路等几个区域的居民可能仍会受法梧果球的影响,但总体来看,近两年绿化部门接到市民受飞絮、法梧毛球困扰的投诉,相比往年少多了。

三大飞絮中,要属柳絮较难治。柳树是公园绿地和沿河堤岸广泛种植的树种,气温越高,光照越强,越有利于柳树芽与花的形成和成熟。虽然柳絮一直都令人头疼,但柳树制造“柳绿花红”的春季景观效果难以替代,不会像杨树一样采取移走的办法。徐勤明介绍,除打针“避孕”外,绿化部门还在探讨新的治絮办法。今年秋天,市绿化管理中心行道树实验基地将引种无絮柳树品种。这是通过无性繁殖培育的种苗,保证雄株的纯度。如果未来可行,将从根源上抑制柳絮,也是“治本”的最好方法。

相关新闻